• 往事借過 - [黑色領帶]

    2015-02-19

    古人說,三十而立。古時的標準,也許是結婚生子,或胸懷家國,或安於生計。總是有個簡單標準。當然,現在也並非不簡單,功成名就,依舊如是。只是,太多通往羅馬的道路。

    當我发现CD柜里的光盤已經排列無序,突然知道,過往對一段旋律的喜愛,對一副眉目的記掛,已然不那麼執念。以前怕丟失一張唱片,怕忘記一句话,怕錯過一個人,怕的比得到的多。小心翼翼的心情,以為是珍重,其实不是。爱一个人,有时候怕人家不爱自己,有时候忘了自己要什么。

    生來是個沒有自我的人,而後人云亦云,後碎身再造,後填填補補,日復一日,終歸有盡頭,終歸是有人來承接。當年一次次連根拔起,以為瀟灑自在,卻也隱患無窮。往事歷歷,踏出一條路來,錯過坦途,借走小徑,人原是要有一樣疼痛才有相同領悟。知我者貴,則我者希。

    彼时,我在北方的冬天,转动冰冷的转经筒,不知欲念祈求什么。站在殿堂外望着高大庄严的佛像,冬天没有熙攘的游人,西北风烈烈,庙里的喇嘛裹着厚厚的僧衣值守,经幡飞扬,据说这样经文咒语便会随风远播无远弗届。

    人們貪求方便,所以便有了種種方便法門。而世人最愛信誓旦旦,從少年到老年。年少的誓言終究沒有幾個能與生命相隨。時間才是所有情誼的證明。

    你眼中空空色色如常,我所見空空色色顛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