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遲歸 - [你那裡幾點]

    2010-07-17

    半個多月來,早出晚歸,不再有心情,一個人獨自在晚上慢慢走回住處。

    意外的病痛和小傷害偶爾來襲,只是還要繼續堅持下去。

    家中又出事,與家人連話都不想多說。遠隔千里,再多言語又如何。只能寄錢。

    對有些人,漸漸疏遠。相信時間會給予公正裁決。

    多少百轉千回,都一樣暗自無聲消失掉,只是一個結果。

     

    愛情的理想,在每個人的內心留存。心意契合的人,有合適的方式共處,關照,生活。只是這樣的人可遇不可求。

    想到這個問題,亦想起那句話:有誰會用10年的時間去等一個遠行的人。有誰會在10年的遠行之後,依然想回頭找到那個人。

    看到自己的困頓與貧乏,無力掙脫的位置。

    “忘掉天地,放佛也想不起自己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