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究竟多少事,輕輕被翻過,又再度被提及。

    最傷心的一幕依稀在昨日,只是不斷忙碌的工作裹挾著你往前,而你想停留的時間已經遠離。

     

    重回杭州短暫的分分鐘,仿似在時間里透出一道光,伸手可以握住的希望。

    在城站的KFC,開始寫短信,一條又一條,2、3百字的長短信。那些微小的記憶,曾經默默的用心、掛念、自省、回憶、彼此的約守,字字句句,邊寫邊落淚。曾經無心傷害,最後無力挽回。

    在火車上,我發信息告訴你,還好你沒來送我。每一次我在站臺上看你乘坐的列車離開,都會頭低低地難過。

    就是這樣,從凌晨到夜色漸濃,兩部手機全部沒電,字字句句,流下25年來最傷心的眼淚。而我自是知道,你是不會來送別。

    也許在遇見的最初,我們都帶著自己的理想奔赴未知。踏上回杭的動車時,我告訴自己要回家了。那裡有兩個人對愛情的期待,有少不經事莽撞而深沉的愛人,有家。

    結果是,你自己的旅程是未知的,是無根的。這麼多年,一次次連根拔起,從一個城到另一個城。與你同行的人終成陌路。

    兩個人的世界里,終有人為了成全,要扮演決絕的角色。只是內心的空落,眷戀與記憶的糾纏,身體因為長時間流淚變得冰涼,一切都是無望。

    被愛是奢侈的幸福。轉身牽手的人已走遠,你懂得太晚。

    30日的夜晚,我走過那個公車站,一道耀眼的光從我眼前晃過,腳步便再也挪不開。

    對自己說,放棄,忘記,再開始。

    我一直分不清,我對你的愛到底怎樣才是成全。如若所有的決定都是你所期望的,那我可以安心放手;若是因為我至今還未懂得你,就此結束,是否在以後漫長的年歲里,我會再無法釋懷。

    像我這樣的人,漏洞百出,每一個填補的人,都是耗損。彼此相遇那一刻,時間便進入了倒計時,我們曾有的癡纏凝望,擁吻給予,都是對抗時間無情的膠著。

    那扇在時光中掩閉的門,伸手觸摸,你的光芒依舊穿透我心。他們對我說,擁有過就夠了。可是回憶帶來的心情,是更為空曠的悲涼。

    我極力閉眼,站在風中,夜微涼,腳步潛藏一切動容與繾綣。

     

    “林呀林,你是誰呢

    我願意是一條被你豢養的魚,永遠不遊去大海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