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看舊日的文稿,裏面有句話:我用一瞬間愛上你,然後,用一輩子忘記你。

    是年少的時候才會有的字句。

    偶然流下的眼淚,你也分不清是觸景生情,自我憐惜,抑或牽扯不斷過去。

    慢慢。慢慢把蘇醒過的情意點點熄滅在暗夜的天空中。

    你可以抱著一個人,可以擁吻,可以走不願再走的路,經過不再停留的站臺。

    我嘗試給予自己更大的勇氣,把一切視為平常。

     

    那年,想亲手煲一碗汤,浓情蜜意,看着一个人随意喝下去。你不觉得刻意,我也当作平常。

    这就是我对爱情最简单的想象。相爱的两个人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年复一年生活下去。

    所有一切困扰其实就像一声轻微的叹息,可以掠过去又执意地继续爱着。

     

    還是會累。

    曾經的期許不是因為誰而變改,只是知道路已到盡頭,無路可走。

    再回頭,實在太難。

    我在夢裡,看到自己不斷被阻隔在那個城市之外,再無人可見。

    看到彼此的牽扯,在南方城市里未曾抵達的牽手。

     

    “所有的秘密,只不过是时间开的一个玩笑,在你的生命里水过无痕的度过;安然而义无反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