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隔世风 - [你那裡幾點]

    2010-05-02

    有人问过我,你觉得你写的东西,有让人回话的余地吗。

    大抵是好意的。

    不是不曾想过放低自己,不是不曾想过交付另一人,不是不曾想不那么累过。

    可是,大抵那么多年发生一切种种,足以让所有辩白、话语、动作都苍凉无比。

    甚至,连拥抱想来都会从心里冒出一股子寒意。

     

    这个五一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到底休息了多久。

    能睡个不早于6点醒来的觉,我就会感激自己。

    到底有多少话,不到最后一刻,是不愿说出的。

    到底多少感情,尚未至死不渝,便开始了深仇大恨。

    我说的,都是借口,都是理由,都在为自己开脱。

    到底爱一个人,是自己的事,还是对彼此的关照。

    我们总以为抽离什么,可以更纯粹,可是爱恨背面的荒凉与悲戚却是无人可懂的苍茫天地。

    有时候想想,对另一个人的期求,不过是让自己的心不再飘荡。纵然面对这个花花世界,谈笑风生,逢场作戏,你终归会知晓最后的方向是谁。

     

    不爱一个人了,就是不爱了。从人生观到價值观,从你的穿衣到你的言行,都是漏洞百出。

    剥离一切,你可拥有的不过是一张面孔,情意和欲望。

    那种深切的爱,偶尔想想,或许也只是在故事小说里。

    年岁渐长,偕老之爱,切肤之痛,慢慢淡去。这些需由时间漫长考验的字句,岂是情比金坚可谓。

    也不是不可以潦草,也并非不可应承。

    只是,再一日回头来看,在时间里荒废的不单是爱意切切,还有不可增长的简单幸福。

     

    悲观与淡漠不是我的本意,只有这样,才能在生活面前保持一点尊严。

    自幼我追求的并不是快乐,所以,我得不到快乐,也是很应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