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知道,現在我能做的,只這些。

    想過買個相機,拍些清晰點的照片。用我的N81也偶爾能拍出點能見人的圖。

    連續幾夜的工作,剪輯,以及某些小衝突,不想解釋什麽。

    很想低眉順眼點,可惜還是一如既往的驕傲,骨子里的東西如何剔除。

    想到過去一些事,覺得粗鄙。究竟是自己跑進那個套子里去,還是被人下了套玩兒。

    一直在下雨。有幾次凌晨回去,雨突然下大,只能快跑回去。連出門買把好點的雨傘都沒時間。

    不願用別人的東西,不願意將就一些陌生人的舊物。

    雨傘是要好的,才能常用,久了就有感情。筆記本要新的,不能使二手的,因為那是我的first。

    如果都沒有,那就空著。寧缺毋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