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晚來風 - [你那裡幾點]

    2010-09-01

    晚歸路上,已不再那般燥熱,秋意在深夜時分漸漸露出來。

    似是習慣,給每一段時間賦予彼時的內容。仿似如此才可一點點填補、豐盈。

    許多事經不起時間耗損,當下未挽回的,只怕窮盡一生亦都不會再有。

    對多數人,我也只是他們的緬懷。而慢慢,亦去接受彼此相待的方式。

    無力改變他人,能改變的,是自己。

    時間不會倒回。

     

    其實我想說什麽呢。連自己都覺得迷糊。

    半個月前理了一個失敗的頭髮,送給自己一塊便宜的手錶,忍受近兩月的慢性咽炎。

    還有那些無法避開的工作紛擾。

    有時候,生活里連一個值得去記錄的人都消失。

    在看清楚每張潛伏著慾望與空洞的面孔之後,那些自以為安穩沉實的生活亦是一種奢望。

     

    你有站多高,得以俯瞰眾生。又有多卑微,方可俯身面對一個對的人。

    才九月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