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3-06-06

    『時光手卷 NO.10』人事物 - [一場大雨,滄海桑田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kids-l-logs/234366990.html

    用瞬间替代永久。

    忘了這句歌詞來自哪首歌。但適用於世間很多人事。像是一個我很少再用的QQ里,留有數年前認識的一些人,但是慢慢,不說話,沒有交集,慢慢各自成為一個灰色頭像,不再點亮。

    但是。也有人,是自ta消失,你便會偶爾掛念。像是一場初夏的雷雨,打落下花枝,在你肩頭跌落片刻芬芳。閉上眼,那一時一幕變成長久。

    比如,格蘭。

    在我們第一次聊起的時候,竟然不能分辨ta是男生還是女生。來自蘇南的他,是溫和細緻的人。是會在談笑間留有餘地關照他人的情緒。後來,便失去了音訊。

    是,關於他的瑣碎可以記起的有很多,留下的文字、聲音的片段,或者丟失的聊天記錄,電話號碼。可是,一個人要突然不再存在你的世界,也是這樣輕易的。

    記得那年尚春寒未盡,在小小房間里,他開著語音聽幾天未睡的我的沉默和碎語,壞情緒瀰漫。深刻的糾纏和混亂情緒,是需要一個人妥帖承接。有力而柔和。

    所以,哪怕這些年,只是猜測可能他已然回到蘇南,生活里有了諸多不同。那些片段,卻足夠深刻。哪怕彼此缺失了關聯。也許,他也會看到這封郵件,也許,這只是一次簡單的記憶。也自是知道,一個人能記得另一個人,在時間里將是越來越寥落。

    說起來,情懷這種東西,總歸是玄乎的東西。懂得的,自是懂得,不懂的,便也無消多說。

    有時想歸整過去幾年的舊事,譬如某些無疾而終的情事,譬如再無關聯的舊人,還有一些不會再喜歡的物品。真相自是不會自動出現在眼前,只是這般費盡心力,只怕到頭來也不過白茫茫一片大雪真乾淨,徒剩寥落心境。

    交付于時間,一切自是都會清楚明白,該放手的,能留下的,或者兜轉一圈再相見的,誰能算出命運一場的結果呢。

    笑。

    南方的雷雨總是頻繁。我還記得,在潮汕的那場雷雨,寬闊的馬路上,沒有帶傘,響雷和閃電炸裂了半個天空,一路心驚跑回蝸居的住處。

    明日又一年高考。轉瞬,十年過去。十年前拿走最后一點東西走出南方小鎮的中學校門,也是一場熱雷雨。

    有夢的人,用你們的時光和美好去追逐吧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