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8-19

    月明星稀 - [你那裡幾點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kids-l-logs/73394000.html

    昨夜在歸途中,看到一輪明月掛在半空,顏色是深沉寧靜的橙紅,月未圓,卻有著一種親近感。

    是多久不曾看過這樣簡單的事物了,我亦已忘記。

    七夕那天,望著滿天孔明燈時,才想起,在夏夜看到銀河也已經是久遠的事。

    小時候生活在鄰近城市的村落中,流水潺潺、稻田碧綠,山間地頭的果樹,還有每個夏夜的涼風習習,青石板鋪就的大埕院。後來問起母親,小時候生活的那坐大厝有多少年月,她估摸說大概也有百年了。

    多年後殘存零星記憶,知道生活已被推進,無力再回歸,現實一切亦已滿目瘡痍。

     

    某個悶熱夜晚,躺在黑暗房間里,腦海中浮光掠影,不能入睡。

    我對人說,經過那一場后,便覺得幾年來身邊人來人往,偶有人站在身旁,也依舊只覺獨身一人,并無增減。

    我亦是計較之人。只是給予、收攏過分依賴情感,並未自控。

    而動盪的生活亦不會因眼前短暫安穩而結束,這是我所明瞭的。

    驕矜、富足、溫暖並非我所能得到,無論是人或物質,一切都在付出的前提下,辛苦掙得。

    人世中起落,命若螻蟻,這才是真相。

    他們說,我已然成為一個嚴肅、不苟言笑的男人。

     

    找來一些音樂,是在年少時候反復聽過的,熟悉旋律,在頭腦放空,心情沉靜時刻,可以喚起某些舊日情愫,只是不再掛念流連。

    聽一小段昆曲,反復聽,優美曲詞,可以短暫忘掉俗世。

    只是,“如果人人都能夠依靠瞬間的幻覺,麻醉自己煎熬過極其沉重的餘生,那麼也就無所謂去追究真假。”

    有一點,是看清了的。等的人不來,感情最後變會淪喪。

    那些本該鄭重的時刻,早已風化,并令人齒冷。

    你在找什麽?

    ta曾問我,如何證明你愛我。我說,我愛你不需證明。就是這樣的現實。

    你曾得到,你曾失去,你選擇放棄,只需一個從容的態度,面對自己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乖林,不必这么早就给人生和感情下结论,日子长着呢,要经历的感情还有很多呢。还有更甜蜜的呢。^^
    回复sallygardens说:
    你給我保證書嗎?
    2010-08-20 21:59:44
  • 依然是林的味道。